柚子幼稚

【周叶ABO】纯属意外(十四)

jy:

叶修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你醒了?”守在一边的沐橙见叶修醒了,扶着他坐了起来,递上了一杯温水,“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叶修把水喝下去,看了一眼旁边空了的婴儿床,“孩子呢?”
“刚才醒过来了在哭呢,果果他们怕吵醒你就给抱出去了。”
“哪是怕吵醒我啊,”叶修笑,“他们就是想玩孩子。”
“哈哈,难得见这么小的孩子嘛,”沐橙吐了吐舌头,“你没看到,刚才他睁眼了,可爱死了。”
“还可爱?明明丑得像个小猴子似的。”叶修有点嫌弃地撇了撇嘴,“不过父不嫌儿丑,在哥强大的基因下他以后一定是个小帅哥。”
“哪里丑啊,”沐橙说,“我和叶秋刚把孩子抱出来的时候医生都夸孩子好看呢……毕竟像他另一个爸,怎么会丑。”
“也是,”叶修赞同地点了点头,“小周呢?”
“被叶秋押去吃饭了,”沐橙一边说着一边用短信通知两人给叶修带点晚饭回来,“这两天他累坏了……刚才也守着你不愿意走,还是被我和叶秋硬撵出去的。”
“诶哟,哥怎么觉得一觉睡起来世界都变了,和平到来得有点突然啊,”叶修听着沐橙有点心疼的语气,揶揄地眨了眨眼睛,“怎么,终于不和小周闹别扭了?”
“不闹了,”沐橙笑起来,“我突然发现他也挺好的,暂时打算原谅他。”
“你呀,”叶修点了点沐橙的额头,“就知道欺负老实人,小周挺好一孩子,都被你欺负成什么样了。”
“嘻嘻,”沐橙扮了个鬼脸,“谁叫他白占了你这么大的便宜,我心里不高兴嘛。”
“明明是你哥我白占了人家的便宜好不好,”叶修说,“人家堂堂一个英俊多金的优质alpha,本来有大把貌美Omega排队等着他挑,结果莫名其妙就和一个大龄没人要的Omega结了婚生了孩子,还被小姨子各种嫌弃,简直惨透了好不好。”
“才不是呢,明明就是他占了你天大的便宜,”沐橙把额头抵在叶修肩膀和他撒娇,“你这么好,谁都配不上。”
“你今天嘴怎么这么甜啊……”冷不丁被沐橙一夸,一向厚脸皮的叶修也有点招架不住红了脸,“哥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本来就好,你最好。”
“诶哟我的姑奶奶……哥可经不住你这么夸啊,待会该自我膨胀了。”
“那就膨胀呗,要是膨胀上天了我就在底下给你吹气,让你天天飞着。”
“哈哈哈哈哈……”叶修笑起来,宠溺地揉了揉沐橙的头发,“小丫头,嘴里和吃了蜜一样,都敢调侃哥了。”
沐橙也笑起来,她在叶修肩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好,执起叶修的手玩起了他的手指。
“我之前特别讨厌周泽楷,看见他就恨不得用卫星射线轰他。”沐橙一边像按小动物的肉垫一样按着叶修的指肚一边闷闷地说。
“嗯,”叶修点点头,把手指更舒展开了一点方便她按,“看出来了。”
“要不是因为怕你们因为我吵架,我才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呢。”
“……说实话我没太看出来你哪里轻易放过他了。”
“很多地方啊,”沐橙作势扬起手,在空气里做了一个挥掌的动作,“比如我最开始听说你怀孕的时候差点就扇了他一耳光,或者上手打他一顿。”
“……沐橙,就算是个alpha,但你也是个女孩子,别总这么暴力啊……”叶修在心里默默扶额——当初他和沐秋明明想把她培养成一个淑女的,谁知道后来越来越残暴……
“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所以我这不是没打嘛……”沐橙孩子气地瘪瘪嘴,“但是我真是被气惨了,谁知道你这么轻易的就结了婚,你刚分化成Omega的时候,我和哥哥还彻夜讨论过以后要给你找一个什么样的对象才行。”
“哦?”叶修有点意外,饶有兴趣地问,“你和沐秋还背着我讨论过这个?那最后结果是什么?”
“最后的结果是,必须得英俊,温柔,可靠,忠诚,又责任心,哦荣耀也得打得好,至少得像哥哥那么好。”
“哈哈哈哈你们这要求可真高,照这个标准找对象的话哥八成要单身一辈子了,”叶修笑起来,“不过也巧了,哥撞了大运,小周正好全符合。”
“明明是他撞了大运……”,沐橙不满地嘟囔着,“不过还有最重要的一条呢。”
“还有?都这么多要求了你们竟然还想出了别的?我得警告你们俩做人不能太贪心啊。”叶修故作严肃地说。
“没有贪心呀,”沐橙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就这些要求还是我和哥哥缩减后的版本呢,我哥恨不得把玛丽苏小说里的男主角配给你才好,还得是顶配版才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沐秋竟然还有这么少女的一面,口是心非的,明明没事就嘲笑我以后没人要,不行,我四月份去看他必须好好嘲笑他一顿。”叶修乐不可支地拍了一下大腿,“所以他最后的要求是什么?脚踏祥云武功盖世?”
“不是啦,我哥最后重点说,这些其实都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必须得爱你才行,全心全意的爱你,只爱你,这样你才不会受委屈。”
叶修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我当时烦透了周泽楷,就是因为这个,”沐橙将叶修的手指握得更紧了一些,“他根本就不爱你,但是你却不得不和他在一起。”
“没有不得不……”叶修说,“我是自愿的,而且这事根本也不怨小周。”
“你看,你总是这样,”沐橙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你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会埋怨别人,什么事情自己扛着,如果需要选择牺牲,那你永远都只会牺牲你自己……叶修,我知道你不在乎你自己受委屈,可是我在乎,我在乎的。”
“我不想你因为那样的理由结婚,你们根本就不相爱,我不想你委曲求全,我怕你受委屈,怕你受欺负……我那时真的讨厌周泽楷。”
“没有的事……小周很好的,”叶修宽慰地握了握沐橙的手,“我毕竟是孩子的爸爸,爱屋及乌也好,伴侣的责任也罢,我能感觉到他很努力地对我好,也从没让我受过什么委屈,不是哥自作多情,但是我觉得……他大概是真心喜欢我的。”
“不是的,叶修,不是的……”沐橙摇了摇头,“你和周泽楷很好,我得承认这一点,他是个很不错的伴侣,温柔体贴,可靠忠诚,再加上孩子做维系,你们一定可以安稳地度过一生——但我就是不情愿,我觉得这些都配不上你,你明明那么好,你值得更好的。”
“我希望有一个人爱你,不是因为你孩子父亲的身份,也不是因为法定伴侣的义务,而是因为你是叶修——纯纯粹粹的,只是爱你这个人而已——你值得的。”
“傻姑娘,”叶修笑了,摸了摸沐橙柔软的发顶,“小小年纪的胡思乱想这么多……怕是也只有你们俩才会把哥想得那么好。”
“纠结那么多做什么呢?其实感情难免会掺杂一些别的东西的……利益,责任,欲望,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我和小周结了婚,有了孩子,孩子父亲的身份,伴侣的责任,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你不能强求着一份什么都不掺杂的纯粹感情,这不现实,也没必要。”
“我们都努力地在经营这段婚姻,那么我们必然会产生某种感情,可能是亲情,也可能是一路相携走过的相濡以沫,甚至可能是爱情,但是这些对我来讲都不重要,在你今天提起之前我甚至没有好好想过我们之间感情的问题……因为那真的不重要,感情是因为什么产生的,或是到底是哪种感情,这些统统不是重点,我只要确认它可以支撑着我们好好抚养宝宝长大,安稳地度过这一生就行了。”
“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爱情可是奢侈品。况且这可是婚姻,维系它的不会只是爱情,它本身就是责任和感情的混杂,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像谈恋爱的毛头小伙子一样纠结着‘你到底爱不爱我’这个问题,沐橙,我很满意我的婚姻,甚至可以说很庆幸和我结婚的人是周泽楷……我现在很幸福,真的。”
“即使你并不爱他?”沐橙直起身,认真地看着叶修。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真的没仔细考虑过我感情的种类……硬要说的话,大概是责任,亲情一类的?”叶修有点苦恼地偏了偏头,“可能有爱情吧?但是这些不重要,不是吗?我确认这段感情可以维持一段安稳的婚姻,让我心甘情愿地和小周在一起,甚至感觉很幸福,这就够了。”
“你不要担心我或者为我难过,”他认真地看着她,“沐秋那么看重爱情,是怕我不幸福……但是我现在真的过得很好,而且从没有后悔过,所以你好好放下心来,好吗?”
“嗯,”沐橙沉默了一会,最后点了点头,又靠回了叶修的肩膀,“有时候我真讨厌你这种什么都看得那么透彻的样子,感性一点不好吗……不过你觉得幸福就好了。”
“嗯,你放心吧,况且你哥我也不是那个委曲求全的性子啊,真要不幸福了,肯定会卷着全部家产走人的。”他狡黠地冲她眨了眨眼睛,“卷走个一千两千万的,然后去包养小白脸玩,天天关在屋子里和我打荣耀,打爽了为止。”
“哈哈哈,”沐橙被他逗得笑了起来,“哪个小白脸能打过你啊,你不如直接去包养职业选手。”
“有道理,”他煞有介事地说,“那就包养老韩他们吧,不过这就得多卷走点家产了,起码得三千万。”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见沐橙终于不那么低落了,放下了心,“所以你还没告诉我,咱们的小姑奶奶是怎么突然宽宏大量地决定原谅自己可怜的哥夫的呢?也好给哥个经验,以后你俩再闹别扭我就对症下药。”
“唔,今天看他表现好所以原谅他。”
“比如?”
“比如他今天把我侄子丢在婴儿室了。”
“你管这叫表现好?”叶修哭笑不得地看了她一眼。
“至少证明了他爱的是你而不是你身为孩子父亲的身份嘛。”沐橙吐了吐舌头。
“你呀,”叶修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我刚才给你说的那一堆都白说了是不是,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这根本不重要好不好。”
“重要,”沐橙冲他做了个鬼脸,“对我来讲这是最重要的。”
“好吧好吧,”叶修只好点点头,宠溺地拍了拍沐橙的手背,“你说重要就重要。”


晚上,忙碌了一天的众人都陆续回了兴欣,周泽楷拜托叶秋带来了换洗的衣服,留在医院陪床。
他安顿着叶修躺好,又开始笨手笨脚地处理因为饥饿而哭闹的孩子,折腾了足足二十分钟后才终于把小祖宗哄得再次睡着,放在了叶修身边的婴儿床上。
“小周,”叶修看着年轻人手忙脚乱,身上被孩子吐得都是奶渍和口水的样子,轻轻笑出了声,“你现在的样子,让我特别想给你唱一首《邋遢大王》。”
“前辈……”周泽楷看着自己一身的脏乱苦了脸,委屈道,“你笑我……”
“乖,”叶修看他皱得像一张苦瓜似的脸,努力忍住了自己的笑,“那唱《父亲》好不好,歌颂一下联盟第一脸为了孩子放弃形象变成邋遢老爸的事迹。”
“前辈……”周泽楷的脸更苦了。
“好啦乖,”叶修逗够了,开始顺毛,“过来,哥给你个奖励,奖励你父爱如山。”
“嗯。”周泽楷闻言,乖乖走过去蹲到了叶修面前。
“吧唧”一声,叶修在周泽楷左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他,“这个奖励够不够?”
面对叶修的第一次主动,周泽楷有点受宠若惊地愣了一下,然后当机立断地把自己的右脸也凑了过去,“不够。”
又是“吧唧”一声,叶修在周泽楷的左脸上也大大地亲了一口,“这次呢?”
周泽楷摇了摇头,眼睛亮晶晶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叶修扬了扬眉毛,一边念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会得寸进尺”一边依着周泽楷的愿偏头亲了上去,还不熟练地舔了舔他的嘴唇,而得来了意外之喜的枪王没有辜负自己前辈“得寸进尺的”评价,压上床亲了个够本。
“行了……”眼看着两人要在病床上上演十八禁戏码,叶修赶紧掐着周泽楷的腰让他停下来,“你打算对一个早上刚刚生完孩子的产夫做什么苟且之事,嗯?”
“啊……”已经满脸通红的周泽楷手忙脚乱地抬起了头,翻身打算下床,“抱歉……”
“都上来了还下去做什么,”叶修拉住他的手,笑着掀开了被子的一角,“进来睡?”
“好!”周泽楷听到邀请,一秒脱掉了外衣鞋子钻进被子,把叶修牢牢搂在了怀里。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我又不会踢你下去……”叶修在周泽楷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今天沐橙夸你呢。”
“苏沐橙……夸我?”周泽楷的语气难得地带上了一点震惊,毕竟这八个月以来的遭遇让他在“苏沐橙”和“夸他”这几个字连在一起的时候甚至感觉有点玄幻。
“夸什么……?”
“夸你温柔体贴,可靠忠诚。”
“嗯……”
“还夸你对我好。”
“没有,”周泽楷摇摇头,“还不够好。”
“哥觉得挺好的了,”他抬手拨弄了一下年轻人的刘海,“再好哥就要上天了。”
“那就上天……”周泽楷笑了起来,“我宠着。”
“你今天和沐橙怎么回事,两个人嘴里都和吃了蜜似的,”叶修笑骂了一句,“油嘴滑舌。”
“没吃蜜……真心的。”周泽楷轻轻吻了吻叶修的额头,“前辈很好。”
“巧了,”叶修努力隐藏起红了的耳朵尖,一本正经地说,“哥也觉得哥特别好。”
“嗯,前辈最好。”周泽楷依然是毫无原则的宠溺口吻。
叶修被他肉麻得脸上有点烧,赶紧翻了个身把后脑勺对着周泽楷,“睡觉吧,半夜还得起来哄小晔呢。”
“嗯。”


“小周。”叶修无声地背对着周泽楷躺了一会,突然开口。
“嗯?”周泽楷累了一天已经快要睡着了,但是听见叶修叫他还是很快地睁开了眼睛。
“今天沐橙问我和你在一起过得好不好,我突然想起我好像都没和你说过这件事……”


周泽楷的右手小指突然抽动了一下。
“那前辈......怎么说?”


“我对她说......”叶修没注意到周泽楷细微的动作,他握起周泽楷搭在他胸前的手,轻轻吻了吻,“我现在过得很幸福。”
“小周,谢谢你。”


谢谢你把小晔带到我身边,谢谢你给我一个家。


“嗯,”周泽楷用力紧了紧手臂,将脸埋在叶修的颈窝出,语气带了一点微不可察的颤抖,“我也很幸福,因为前辈……我也很幸福。”


“嗯。”叶修朝自己年轻伴侣的怀里缩了缩,重新安心地闭上了眼睛,“那就好。”


“睡吧......真的晚了。晚安,小周。”
“晚安。”


当然是幸福的啊……周泽楷将手抚上叶修的胸口,感受着他心脏的跳动,微微弯起了嘴角。


和你在一起,我怎么会不幸福。


Ps,好的,并不知道大家看没看懂,这章主要就是阐述了一下老叶对小周的感情,以及他的感情观,婚姻和爱情,一个复杂的命题,老叶是一个很透彻的人,在老叶心里,他们都结婚了,那维系他们的到底是爱情还是别的什么感情不是那么重要,他也没仔细考虑过,因为他确认他们的感情足够维持婚姻,所以老叶对小周的感情其实是挺复杂的,有爱情有亲情有责任,不过他没细细分辨过,毕竟确实,又不是谈恋爱的时候,分这些也没啥用,他当然能体会到小周是喜欢他的,他自己也很努力地在回应这份喜欢了,只不过他没刻意去想过这个感情是啥罢了,毕竟真的不重要;但是沐橙不一样嘛,她是担心没有爱情的话叶修受委屈,而且她私心里当然也觉得叶修值得最好的,所以才看小周那么不顺眼,不过看小周那么在意老叶她也就逐渐原谅小周了,嗯,希望大家能看懂。